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灵山塔的传说
2016-01-07 09:53: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灵山塔的传说灵山脚下曾有一个偏僻的村庄,因姓符的村民比较多,故名为‘符家村’。这里的村民都不富裕,连吃穿都成了问题,原因
灵山塔的传说

 

灵山脚下曾有一个偏僻的村庄,因姓符的村民比较多,故名为符家村’。这里的村民都不富裕,连吃穿都成了问题,原因是附近地区连遭三年大旱,百姓庄家颗粒无收
村里有个叫韩生的村民,生性憨厚老实,已年过四十,但因家境贫寒,尚未娶妻他有位年迈的老母亲,韩生每天靠上山砍柴打猎来维持生计娘俩过着艰难的生活,相依为命
一天傍晚,韩生挑着两担砍来的柴回家,当他走过一片泥泞的沼泽地时,竟无意中发现一条金红色的鲤鱼,眼见水快要干掉了,鱼儿的生命也即将结束,韩生心生怜悯,于是弯下腰把那条鲤鱼拾了起来带回了家回到家之后,他换了一缸清水,把那条鱼放进了缸里养了起来,就这样,韩生每次上山回家后都会走到鱼缸边默默地看着那条金红色的鲤鱼,看着它自由的在水里游荡,帮它“鱼儿啊,看你生活的多好啊,整日在水中游来游去,无忧无虑的不像人类那样整日的吃苦挨饿唉..三年了,老天爷一场雨都没下”韩生的话有些哽咽.....而那条鱼就仿佛听懂了韩生的话语似的摆了摆尾,在水底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浮向了水面,对着韩生吐了几个小泡泡老母亲好像听到了儿子的哭声,拄着拐杖走到韩生面前,老人伸出满是褶皱的双手为儿子拭去眼前的泪水,酸楚的说道:“生儿,男儿有泪不轻弹,人生在世,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即使再苦再累,也要坚强的活下去,你明白吗?”老人口气中满是殷切的叮咛
“是,娘说的对,可是,如今娘都这把年纪了,还没过上一天的幸福日子,孩儿心中有愧啊,娘,儿子对不住您……
“傻孩子,有你这么孝顺体贴的儿子,是娘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你做的很好,娘已经很知足了只是……”老人的语气开始黯淡下来

“只是什么娘,您说,是不是儿子有哪做的不到?娘,快说...”韩生疑惑的看着老母亲
“只是你都这么大了,至今还没有娶上媳妇,娘这心里不踏实啊,走了之后,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啊”老母亲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已经是老泪纵横....
“娘,孩儿无能,孩儿不孝……
次日的傍晚,韩生下山回来挑着两只野鸡兴高采烈地哼着小曲回家了,推开家里的门“娘,看看今天的收获,呵呵”老人看着儿子手里提的野鸡,别提有多高兴了哎呀,生儿,你真棒,今晚娘给你多添点油好好地吃上一顿唉,老天爷要是下场雨该多好啊,那样我们就每天都能吃饱肚子不用挨饿了老人感叹道韩生高兴地走到水缸边对着鱼儿说:“鱼儿啊,今天我们有好吃的了,看看这是什么,韩生手里提着野鸡在缸口晃悠着,鱼儿摆了摆尾,又浮出了水面,向韩生吐着水泡泡......

然而却有一天..那条鱼儿不见了,家里都找了个遍都未曾找到虽然是一条鱼儿,但毕竟是个生灵,相处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感情为此,韩生一连三天不思茶饭,但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他仍然每天早出晚归的上山砍柴打猎

一天,韩生上山砍柴回来,谁料刚走到家门口,突然间,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韩生抬起头惊奇的看着天空,这是什么景象?好久没看到这种景象了难不成...

直到那瓢泼般的倾盆大雨从天而落时,韩生仍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双眼他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哎呀,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是真的!!下雨了!下雨了!”韩生的跑到屋里“娘,您快看啊,外面下雨了,好大的雨啊!!”一边喊一边高兴得跳了起来“哎呀,真是太好了,终于盼来雨了,这回我们的庄稼有救了,感谢老天爷,感谢活菩萨”老人激动的走到观音菩萨像前拜了又拜
“屋里有人吗,我可以进屋里避避雨吗?”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老母亲推看门看了看,一位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看上去好像二十岁左右“哦,快进来吧,外面那么大雨,别淋坏身子老人把女子带到了屋里“生儿,快给这位姑娘倒杯水吧,暖暖身子”老人嘱咐道

“哦,好...好的.....”韩生把水端到了女子的跟前,女子接过杯子轻声地说了声“谢谢”
双眼凝视着着这位女子,丰满得体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乌黑幽深的双眼,还有那一张小巧红润的嘴唇,比画中的仙女还要漂亮,韩生呆住了

“小女子冒昧到此,多有打扰,还请您多多谅解”那姑娘首先开口了,那声音清脆悦耳,婉转迷人
“哦,不..不客气,请问你是哪....哪里的人啊?”韩生仿佛有些窒息,吞吞吐吐的问道
“我是外乡人,你们就叫我琴儿吧”姑娘羞涩的低下了头
“哦,那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啊,是为了来找亲戚吗,或者朋友?”老母亲接着又问道
“我.......”女子开始哽咽
“怎么了,难不成有什么难处?不妨说给大娘听听,不要伤心”老母亲抚了抚那女子的头,安慰道
“我..我从小失去了父母,跟随养父长大,可是养父生性好赌,输光了家里所有的财产,为了还债,他竟然...竟然把我卖到了花街柳巷我誓死不从,所以就逃到了这里”姑娘开始啜泣......

“唉,真是苦命的孩子啊”老母亲一声长叹...“要不这样吧,姑娘如若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吧,一来呢,你有了住的地方,二来呢,咱娘俩也是个伴,生儿整天上山去打猎,我一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很孤单的
“这..这怎么可以呢,我怎能好意思打扰你们呢”姑娘推辞道.....
“哦,没事的,姑娘不必客气,我跟我娘在一个屋子挤一挤,可以腾出房间给你住的”韩生接过来说
“是啊是啊,不然你能去哪啊?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老母亲边说边给琴儿姑娘擦了擦眼泪
“那好吧谢谢哥哥,谢谢大娘”说着琴儿姑娘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激动地大哭了起来,母子两人帮上前搀扶
从此,琴儿姑娘便住了下来韩生白天上山打猎,她就留在家中洗衣做饭,等韩生回家时饭菜已经做好了,不但勤快,而且还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经常唱曲子给韩母听渐渐地日久生情,琴儿与韩生两人互生好感,便结成了夫妻每次听到琴儿亲切的叫娘的时候,老母亲总是乐得合不拢嘴她对婆婆非常孝顺,自己不吃不喝,也要想法让婆婆吃饱穿暖,她经常去集市上买些补品,煎些好药为婆婆调养身子,治疗疾病,婆婆深受感动,逢人就夸讲说:“看我的儿媳多好啊,比亲闺女还要亲多少倍世上少有啊”而且和街坊四邻也非常友好,每当邻居遇到困难时,她总是想办法帮助解决后来,琴儿还主动掏出平时省吃俭用剩出来的碎银在家附近修了一间草堂,招来一批家境贫寒读不起书的孩子,教他们读书,写字从不收半点学费每当人们夸她是个世间少有的好人时,她总是这样回答:“人生在世,要讲究友好和善,更要多多照顾,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啊”街坊四邻无人不羡慕韩家能娶个这么好,这么善良的媳妇
没过多久,符家村又迎来了自干旱以来的第二场雨村民看着雨就像看到救星般的喜悦很多村民站在外面淋着雨,尽情享受着雨水淋落在身上的感觉,那种久违的感觉“老天爷终于开眼了,地里的庄稼有救了,我们百姓不用过苦日子了!!!”村民们兴高采烈的齐声呐喊,好不热闹!!
屋子里,韩生与老母亲坐立不安,焦急的看着窗外“琴儿一大早就出去到集市上买菜,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她能去哪呢?”老母有些耐不住等待
“娘,你别着急,也许她正在半路上,说不定一会就会回来的”韩生劝道,他口中虽这样说,可他的内心更是早已急切万分

雨下了足足近三四个时辰,渐渐的停了...琴儿回来了身上被淋了精湿
“琴儿,你这是去了哪啊?怎么现在才回来?可把娘急坏了”老母亲长松了一口气,一种消除种种担心顾虑的释然表情立即浮现在她的脸上
“是啊,是啊,这饭菜都凉了”韩生边说边找了一件干净衣服给琴儿披上
“哦,今天我到集市的时候,卖菜的人家已经收摊子了,可能我去的有些晚了,半路回来时又下起了雨,所以现在才回来”琴儿细声细语的解释道......
晚饭过后..琴儿刷洗完锅碗走进了房间谁料韩生却站在门口,吓了她一跳
“猜猜看这里面是什么?”韩生手捧一只精致的盒子朝琴儿笑着说
“哦,这里面是..是.什么啊?”琴儿问道
“笨丫头,我要你猜嘛,快猜!!”
“你搞的那么神秘,我怎么猜得出来啊?”琴儿说着故意把脸扭到一边,撅起了小嘴
“好的,那你回答,今天是几月几日?”韩生接着又问
“今天是四月十五日,怎么啦?”琴儿不解地看着韩生
“我的傻丫头,连你自己的...”
“哦,哎呀,我想起来了四月十五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呀
“琴儿,这段日子以来,你一直忙里忙外的,真是辛苦你了”韩生边说着便从盒子里取出一只精致的发簪戴在了琴儿的头上“这是我今天特意从集市上给你买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这...这得花不少钱吧?”琴儿问道
“只要你喜欢就好,今生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韩生深情的将琴儿搂在了怀里
“韩哥,我有件事一直不明白?”琴儿抬起头目光中充满疑问
“什么事,你说

“符家村为什么一连干旱三年,之前一直没有下过雨呢?”
“为什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呢
“人家就是想听听嘛..
“琴儿,这件事一言难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该你听好吗?今天时间不早了,咱早点休息吧
“不,韩哥,你今天就说给我听好吗?不然我今晚会睡不着的”琴儿又一次依偎在韩生的怀里
“好吧,我说给你听...

三年前在这个村子里有个名叫张槐的恶霸,仗着自己的舅舅在府衙当巡抚,无人奈何得了他,便在村里横行霸道,为非作歹,杀人放火,强抢民女一次,他看上了这个村里一个叫小慧的姑娘,于是就想非礼她,那小慧是个性格刚烈的女子,便誓死不从,逃到了山神庙里,那个张槐在庙里找了个遍也没见到小慧的身影,谁知那可恶的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一怒之下,便派人放了一把火把那座山神庙给烧了从此以后,我们村就再也没下过雨直到后来听一位道长说大火烧山神庙的时候,激怒了里面的山神,于是山神便上天庭去玉帝那告了状,玉帝为了惩罚这里的村民,下了禁令,不准降雨于符家村
“哦,是这么回事啊,要是那样的话,那玉帝也太不尽人情了,他要惩罚也应该去惩罚那个恶霸,为什么还要连累这么多的无辜百姓呢?”
“唉,世间很多事就是这么的不公平”韩生长叹了一口气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丰收的季节,田地里村民们尽享丰收喜悦,好一派热闹景象在这个季节,韩家又增添了一个人丁琴儿生下了一个男孩从此韩生当了父亲,韩母抱上了期盼已久的宝贝孙子,别提有多开心了为了撑起这个家,从那以后,韩生每次上山打猎时回来得更晚了,虽说比以往更累了,但他心里总感觉美滋滋的,有了家的温暖,即使再苦再累,也会觉得很幸福
渐渐地不知从何时起,不知是何原因琴儿开始变得消沉经常一个人独自发呆甚至流泪韩生多次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勉强的笑笑或者摇摇头说没事这使韩生百思不得其解
不幸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一日,琴儿哄完孩子入睡之后在院子里洗衣服,突然不知从哪冒出两个侍卫,二话没说,便抓住琴儿了的手臂

“快跟我们走!!可算找到你了!!!”其中一个侍卫厉言说道
“请你们放开我自己会走!!”琴儿推开了那两个侍卫
“那好,快走!!别磨蹭!!”另一个侍卫说
外面的声音吵醒了正在屋子里熟睡的老母亲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向外望去
“啊,这是怎么回事???”她急忙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儿媳啊?”
“她触犯了天条,我们要把她带走接受处治!!!
“天条????什么是天条?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跟你这些凡人说不清楚对不起,无可奉告!!!老太婆,快闪开,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快闪开!!” 侍卫好像有些不耐烦
“哦,不行..不可以...你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抓人呢?我儿媳一向为人友好和善,从没做过亏心事附近街坊四邻众人皆知我求你们放了她好吗??”老母亲苦苦哀求道
“老太婆,你一个凡人没必要知道这么多 !!快闪开!!”

“等等!!!!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想再看看我的孩子,顺便留一些东西给我相公”琴儿擦了擦眼泪说道
两个侍卫相互对视着,有些迟疑.....
“敬请 二位放心,我不会逃跑的,只要半柱香的时间就好,可以吗??”
“好吧,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快着点

随后琴儿走进了屋子大约半柱香时间过后,她走了出来

“娘,琴儿要走了,以后琴儿不在的日子里,你要照顾好自己,要多多保重”琴儿含着眼泪对老母亲说道
“不,乖女儿,你不能走啊,娘舍不得你,你倒是告诉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吗???你这样走我怎么向生儿交代啊.....”老母亲痛哭着拽着琴儿的衣服不放
“娘,琴儿更舍不得您,琴儿真的很想在您有生之年好好的孝顺您可是...娘,琴儿对不住您娘,女儿不孝...女儿不孝”
“好了,不要再罗嗦了”那两个侍卫便私拉硬扯地将老母亲拉开,推倒在地带走了琴儿
老母亲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一刻,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晚上,她忍痛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韩生,这对于韩生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他仿佛感觉这个世界瞬间黑了下来他怎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曾几次精神崩溃,悲痛欲绝抱着那可怜的孩子哭了一整晚上.......
后来琴儿被那两个侍卫带到天庭中,来到了凌霄宝殿
这时王母娘娘见到琴儿吃了一惊“瑶琴儿?真的是你?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呢?”
玉皇大帝一脸的不悦,开口道“传,泃河龙王,潮白河龙王,鲍丘河龙王等三河龙王上殿!!!”
随后三位河龙王来到了凌霄宝殿,俯身跪下,一一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平身吧!!三位河龙王,你们仔细地看一看是不是这个人给你们传的圣旨??”玉帝手指着琴儿
“回陛下,正是此人!!”潮白河龙王正色道
“对,没错,就是她!!陛下您看这就是她当时传给小神的”泃河龙王边说边从怀里拿出了那张“圣旨”

“大胆瑶琴儿!!人证物证俱在你可知罪???”
“事已至此,要杀要剐随您便”琴儿一字一顿说道

“好!!!来人,将这个大胆妖民推出去斩首!!!!”玉帝一声令下
“且慢,陛下,既然要处治待琴儿说明来龙去脉再处治也不迟”王母娘娘拦下来说道
“她自作主张,假传圣旨给河龙王是何等的罪行?我看她根本就无视天条,不及时除掉实在是难平众愤!!!以后谁还把天条放在眼里!!!”玉帝怒吼道
“你整日开口一个天条闭口一个天条,却不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我看你就是个是非不分的昏君!!!”琴儿说道
“放肆!!!朕身为玉皇大帝,一向秉公执法,当年朕的外甥女三圣母曾经与凡间一个叫刘彦昌的人产生感情,结为夫妻,朕从未徇私,照样处置了她,将她压在华山数年此时众神知晓,朕几时是非不分??”
“天庭中,众神在此,琴儿想当着大家的面问问您人非草木岂能无情看到一个村子里的人穷的吃不上饭几乎快要被饿死的时候,但凡有良心的人,谁会无动于衷谁会坐视不管???请众位回答,有几个人...请站出来说说好吗我虽然假传圣旨,严重触犯了天条,但我是为了黎民百姓为了他们能过上好的日子琴儿就是死,也觉得值了!
“大胆妖民,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几年前,那里的村民放火烧了山神庙??那村子干旱是他们应该受的惩罚也轮不到你管!!!”玉帝争辩道
“山神庙里失火,是那村子里的恶霸张槐等人所为,您惩罚他一人足矣,为何要连累其他无辜百姓???身为玉皇大帝,看着黎民百姓吃苦挨饿坐视不管,却让恶霸逍遥法外善恶不分请问你,有什么资格脸面坐在这凌霄宝殿上
“你大胆!!!你..你竟敢这样侮辱朕来人!快来人,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立刻推出去斩首!!!”
“且慢,陛下息怒,念在琴儿情系黎民的份上,暂且饶她一条生路吧
“是啊是啊,瑶琴儿虽然触犯天条,可是她是为了拯救黎民啊,念在她为民着想的份上,还请陛下三思啊”这时二郎神,太上老君等众神纷纷为琴儿求情

“你们...你们这是???唉..为了顾于面子那玉帝压着满腔怒火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这么多人为你求情,暂且饶你一条生路,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瑶琴儿打入天牢,听候发落!!!”随后两个侍卫带着将琴儿向天牢方向走去可就在这时,符家村里的村民突然暴乱“千里眼,顺风耳,你们向人间去听听看看,看着帮村民在搞些什么名堂”玉帝命令道
“回陛下,符家村的村民踢倒了摆在桌上的贡品,砸了您的牌位仰头朝着天庭大骂..大骂您是个...昏君” 千里眼答道
刚刚被琴儿羞辱一番的那口怨气还没有咽下这次又如此的遭人辱骂,那玉帝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更是气的暴跳如雷,火冒三丈,几乎晕厥过去这帮反贼!!我看谁再敢帮他们求情!!!李靖何在?李靖何在?!!!”
“回陛下,小神在!有何吩咐?”李靖来到玉帝面前

“你...你快给我把这帮不知死活的刁民给我..给朕收服!快!!!”
“是,小神遵命!!”
只见那李靖手持玲珑宝塔纵身一跃,跳入云端,来到半空中,看着下面暴乱的符家村村民,“呵呵,看你们还能嚣张多久”说完将手中的那个金灿灿的玲珑宝塔向符家村投去
“啊,不好!快放开我!!琴儿从那两名侍卫手中挣脱飞快跃入半空中,对着下面的村民们喊道“乡亲们,快离开村子,快跑,这里危险!快跑啊!!”她边叫喊着边以最快的速度用自己的身躯将那只塔拖住使它降下的速度更慢一些以便于村民们有充足的时间撤离
渐渐地,那只塔越变愈大,直到琴儿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她仍然没有松开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将那只塔向没有人烟的山上移去!!随后紧接着一声“哐当”巨响,那座塔落在了灵山顶上符家村的村民们获救了,村子保住了但是.....却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最可爱的人她为了保住全村人的性命自己却被永远的压在了那座塔的下面献出了自己如花的生命霎时鸟儿飞来了蝴蝶飞来了围绕着那座塔周围盘旋久久不舍离开... 从此人们再也看不到琴儿的身影了再也看不到那个极孝顺又善良的儿媳了...

后来,韩生在整理琴儿的遗物时,无意中发现她留下来的一封信因强大的震撼与深深地感动一次次使他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韩哥,对不起,我走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的不辞而别这...也许是我唯一的选择过去的日子从你我相识相知到相恋我对你冲动过,平静过也曾迷惘过真的想跟你永远在一起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你知道吗自从两年前你在山脚下把我救回家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喜欢上你了还记得你当年救下的那条红色鲤鱼吗?我就是那条鱼几年前我原本是天庭中王母娘娘身旁的一位贴身侍女因有一次我趁她熟睡之时便私自来到凡间游玩因一时贪恋凡间美景而担负了返回天庭的时间,后来被玉帝发现,于是他一怒之下将我打下凡间之后投胎做了鲤鱼直到那次你救了我每天陪我说话,喂食给我我真的好感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看到你们村子干旱数年村民有难,我又岂能坐视不管?于是我现回原形化身为天庭侍卫曾多次假传圣旨给三河龙王让他们降雨给你们符家村为了报恩,为了能跟你在一起我有意的靠近你愿和你相守一生即使再苦再累琴儿也甘心情愿...后来才知道,那样美丽的梦竟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美好的日子终究成了我今生中最难忘的记忆我假传圣旨的消息最终被玉帝查出他四处下通缉令寻找我的下落我真的很害怕,怕突然间失去你我曾多次想告诉你事实真相可每次都是.....言未出泪先流叫我怎么对你说呢?即便是说出来,又能怎样呢???也只会又多了一个人的担心.我只好努力珍惜与你在一起最后的美好时光哪怕是三天,两天.....可是,竟没想到噩梦真的会来得如此之快,他们找到我了要将我带走了我更是有多么舍不得你啊舍不得这个家..舍不得母亲和孩子所以只能托付给你了韩哥,我相信你不会怪我的是吗??答应琴儿以后我不在的日子,要好好照顾娘要每日看着我们的孩子读书写字好吗长大后要让他做一个有用的人做一个刚正不阿能分辩是非的人孩子的名字就取名叫他“灵山”吧韩哥,琴儿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可是..我现在只有半柱香的时间韩哥,对不起琴儿走了....走了千里姻缘如一弦两情相悦共相怜痛悔同君非同路但愿来世比翼缘琴儿绝笔

若干年后灵山脚下涌出了三面清泉,泉水清澈见底,长流不息人们叫它小清河”,据说那河水是琴儿姑娘的眼泪,她用自己的泪水灌溉了山下树木花草抚育了山下百姓黎民
韩生带着自己的儿子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登上灵山来到塔前俯身跪下泪水又一次模糊了他的视线
“爹,为什么每年的四月十五日你都会带我来到这,给这座塔下跪呢?”
“因为今天是你娘的生日...”韩生含泪说道
“我娘的生日?我娘的生日跟这座塔又有什么关系呢?爹,您告诉我,我娘到底去了哪里,她什么时候回来,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你娘她不是不要我们了,而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遥的地方等你长大成人后,就会渐渐明白的...” 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三河市灵山寺脚下大唐回店的来历—孔子梦中点太宗
下一篇:河北三河灵山塔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